您好!欢迎访问湖北省美术院网站!

现在的位置:  首页 >> 艺术交流 >> 艺术交流
艺术交流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68号
邮政编码:4300061
值班电话:027-88843695
办 公 室:027-88918306
创作研究室:027-88876827

艺术交流

  
回忆湖北美院初创期的幻灯活动(1965年—1966年夏)

    

回忆湖北美院初创期的幻灯活动(1965年—1966年夏)


徐邦洽(湖北美术学院教授)

 

      在20世纪60年代即1965年秋,湖北美术院刚成立,当时文艺界很强调文艺要为政治服务。新成立的美术院把年画、连环画、宣传画、幻灯等(即年、连、宣、幻)列为创作的重点。当时中南局书记陶铸在广州市为推广幻灯工作开了会,把幻灯列为重要的宣传工具,在这种情况下,湖北美术院和湖北美协共同组建了美术工作队(即幻灯工作队),主力当然是美术院。参加的成员有邵声朗(队长)、蒋贤哲、韦江琼、黄强、汪良田,后来还有邵劲之,美协则有朱仪和我。特别从省群艺馆借调了一位青年女演员陈先祥伴唱,邵声朗、韦江琼、朱仪和我主要是绘幻灯片,蒋贤哲有写作能力负责编写故事脚本、解说词,黄强、汪良田分管幻灯机和燃煤气灯。蒋贤哲会拉二胡可参加伴奏,当然他拉胡琴也只有业余水平,只为凑合。放映时大家都要参加解说,黄强虽是广东人,他学讲武汉话算讲得好的,放映《白毛女》是由他讲,我常解说是“养牛模范罗二爹”。我小时候爱去书坊听说书先生讲“施公案”、“彭公案”,因此学他腔调,讲起来要有抑扬顿挫,所以也得到大家认可。当然蒋贤哲的解说词写得通俗生动,讲解起来很顺口,当时我们都是赶鸭子上架,边干边学。我们要去的地方都是贫困落后的山区,没有电源,放油都靠燃煤气灯,黄强、汪良田都是新手,没有操作经验,放映时经常会出现灯光忽明忽暗,我们请来的陈先祥她是用天门沔阳的民间曲词演唱的,有时还要有人帮腔,为此我们专请了民间歌舞团的曲艺专家周丘成教我们唱渔鼓、道琴,要求大家都要学会。我们买的幻灯片内容都是忆苦思甜、阶级斗争、农业学大寨等适于农村放演的幻灯片。

 

      准备工作做好了,于11月下旬下队宜昌县,原计划是去宜昌小溪塔——省委宣传部曾部长领导“四清”运动蹲点的地方,到宜昌后首先见到省委宣传部温卓华处长(温处长曾参加美术院的筹建工作,对美术院很熟悉)温认为小溪塔有不少文艺单位剧团都在那里,你们不必去凑热闹,他要我们去他蹲点的区去活动,即宜昌县桥边区,在长江南岸与长阳县交界处,这样我们就去了桥边区,在温处长领导下开展工作。先把带来的印制幻灯片,如《白毛女》等在本区巡回放演。后经区里介绍,本区大柳坪乡那里有些先进人物和事迹需要宣传,此乡与长阳交界,为较大的山区,当时这里交通也落后,只有一条宜昌通长阳的公路有班车来往,好像没有别的公路,即使有也没班车。我们把幻灯演出的工具都装在背篓,自己背着翻山越岭,走了大半天才到大柳坪。住在那里晚上放了两场幻灯,观众来得不少,白天采访了一位养牛模范罗永发。罗已年届老年,当地人都称他罗二爹,饲养的是全大队十多头耕牛。牛栏就在背后一座高山的岩洞中,洞中修了牛栏,还修了一间小岩屋为罗二爹的住所。山上草料多,便于放牧,罗二爹吃住都在这里。洞内有些潮湿,罗二爹常年住在此洞内,健康也受到影响,腰、腿经常疼痛,但他仍然坚持喂养,为这十几头耕牛,全身心投入工作,力求尽到自己责任。此处比较荒野,离村子有一定距离,晚上经常有野兽出没,罗二爹又是孤身一人住在这洞里,所以在床边经常放着一根粗壮的木棒,有几次深夜起来驱赶豹子和豹子搏斗。他的事迹非常感人,采访毕,回到区里后大家都非常激动,一定要把罗二爹的事迹编成一套幻灯片,蒋贤哲编为脚本后,大家日夜赶绘片子。当时,区里有没有电灯,我记不得了,即使有也是灯光暗淡,可能白天画完,不得已晚上在煤油下加班。一张幻灯胶片只8×11厘米,毛笔是特制的笔头,只有十来根狼毫,工作时间长了,眼睛也受不了。当时大家热情都很高要尽快地完成这套幻灯片,蒋贤哲编写的解说词也很好自说自唱十分动人。后来罗二爹这套幻灯片在本区巡回放映,很快罗就成了知名人物,本年冬县里召开人代会特邀罗永发为劳动模范出席大会。此事我们知道后也很欣慰,虽然罗二爹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,但精神伟大,值得颂扬。

 

      这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有待于我们去完成,就是宜昌地区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“天马公社”需要宣传。这是一部重头戏,当时派出美工队大部分同志去天马公社,此公社在宜昌县东北部,与远安县交界,地势也在1000米以上,我们去时公社领导人刘必梅已去北京参加全国农业学大寨的大会,此时已是冬季,农田基本建设正在进行。我们去的沙坪大队时有爆破声,他们正在“砌坎筑墙”,在这方面有经验的老农称之为“砌坎经”,砌得好不会崩塌、土填得好水不渗透,我们画了一些速写、并在公社社办公室外墙上粉了几面墙、画了壁画、我和黄强合作了一幅“农林牧副渔”,站在架梯上画得颇累。在天马公社收集了素材,由蒋贤哲编写幻灯脚本估计有80余幅长篇故事。从天马公社回桥边区后已是1965年底了,公社各大队都在年终总结评模摆好,公社领导也希望我们帮他们宣扬好人好事。我们分成了几个小组,我和汪良田在一起跑了一些大队,需要画的太多,不可能一一完成,只好每个先进人物画一张肖像,然后制成幻灯片,在评模会上放映时,博得农民群众的鼓掌。后来我们深入到三峡口、南荆关背后已是西陵南岸平善坝地区,沿一小溪进去,走20多里山路,里面村落更为分散,我们在那里放映幻灯时,不少农民摸黑走崎岖山路来看幻灯片播出,看完后都说幻灯好看。我想不是幻灯有什么引人入胜之处,只能说明山区贫困落后,文化生活缺少。哪怕是幻灯,看得也很过瘾,从平善坝再向西就到了石牌,里面风景很好,是写生的好地方。

 

      这里宣传活动结束后就到了1966年。回武汉后二月初,全国美协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,也有幻灯工作会演,通知我们全队成员去京,在北京新侨饭店汇报演出。我记得有四川版画家李焕民自制自演的反映农业学大寨的幻灯片。还有一套北京漫画家绘制的《三个美国佬》用漫画风格绘成,效果不错。而且他们幻灯机也比较先进,譬如投弹,用一杯清水,水中滴入墨水,放在镜头前即有爆炸烟云升腾的效果,是多功能的很多特技,是静止的画面能动。所以我们很受启发,并把这套幻灯《三个美国佬》复制了一套,他们是用天津快板伴演的,我们也学唱天津快板很风趣。我们的幻灯片在新侨饭店演出,因有陈先祥用天沔曲调伴唱也很感人,听众都说像《洪湖赤卫队》的唱腔,在北京会议之后,学习别人所长,买了一套多功能的幻灯机。在此期间北京的配合政治任务的宣传活动很多,汪良田也被调去复制四川大邑刘文采的《收租院》,大概复制多套到全国各地展出。此时适逢河北省举办全省幻灯会演,在保定演出,又特邀我们去保定赴会。三月初北方仍是料峭春寒,雪花飘飘,河北省参加的多数是电影放映队,结合电影放幻灯或在电影放映前放幻灯。河北徐水县有三姊妹放映队,以说唱表演颇为闻名,我们和她们同场演出。他们见我们的幻灯片都是就地取材当地真人真事,自绘自制的片子,甚感佩服。因为我们幻灯演出队是以美术工作者组成的,这也是我们的优势。


      从河北保定回汉后,我们又忙着准备再次下去,买了新的多功能的三镜头幻灯机,对原来的片子又进行加工改制,如罗二爹打豹子的场景改绘制活动的,更为生动吸引人。此外天马公社的长篇大片,又要加紧绘制,绘片绘得最好的是韦江琼,她年轻视力好,能画得非常精微,能在像豆腐干那样小的胶片上画出群众场面,梯田坡地,精细入微,令人佩服。当时已经是1966年春天了,这次再去的地方是曾惇部长领导“四清”蹲点的地方当阳县。就在城郊的一个公社,我们去这里是配合“四清”运动搞宣传,不能四处流动。这次绘制片子多为反面典型,基层的腐败分子。为了加强编写唱词解说词,特把华师毕业不久的邵劲之调来充实力量,专门担任幻灯脚本的编写,当时省话剧团也在当阳配合演出。幻灯讲解方面,也请他们演员来解说。


      下来前我们也添制一些印制的幻灯片,其中有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典型,到当阳后,在部长领导下,片子都经过部长秘书审查,其中有一套片子为部队首长接见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,部长秘书审查后说这套片子很好,应多多宣传,只是有几张片子要删掉,他走后,我们仔细研究,删掉那几张,却是部队中央首长接见积极分子,经我们研究,一定首长中有人有问题,此时已是山雨欲来之势,“文革”前夕,风暴即将来临,令人不安。不久曾惇部长回省参加运动,我和朱仪回省文联参加“文革”。
在当阳县是在城关周围活动、是在曾部长的点上活动,住在县城里,没有像在宜昌比较自由除桥边区外还到学大寨的“天马公社”,还有些深山老林贫困山区开展幻灯活动,所以印象较深。在当阳感到比较平淡,因此回忆起来印象不深,我回省参加“文革”后。美工队的邵声朗、蒋贤哲、韦江琼、邵劲之及陈先祥等仍在当阳活动了一段时间。


      在此期间,当阳县为配合与支持省幻灯队的工作,还增派了县电影管理站、县文化馆的两位人员参加工作。为使当地的“四清”运动有序地进行,我们一边参加与贫下中农的学习和劳动,一边想方设法在幻灯内容上做些调整和增添,并增添了不少反映当地贫下中农忆苦思甜的贫农苦难家史内容,这些内容都是要前往某大队巡演前,专门进行实地采访而日夜苦战,及时编写解说、演唱词,然后绘制而成的。由于幻灯中的人物是群众熟知的,且又有解说、演唱配合画面,所以颇能在群众中引起共鸣,调动了阶级感情,宣传效果较好而深受群众欢迎。


      在幻灯的制作和放映方面,我们还想了很多办法,以提高三镜头幻灯的演出特色,丰富幻灯的放映效果。比如让画面的红灯笼转动起来,使红旗飘飘而动,让江水流淌不息……尽量使静态的画面变成动态状态,大大吸引了群众的观赏兴趣,这方面的操作多由邵声朗、邵劲之两人主持。记得,每次幻灯队放映结束,总有不少青年爱好者围拢看,问长问短,看个究竟。


      以上情况仅是我凭记忆写的。毕竟事隔50年了,不一定准确,可能有不少错误遗漏,希望曾参加幻灯队的同志纠正补充,特别文字方面,非我擅长,希望多帮我润色。


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8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