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运墨皈——梁占岩 袁武 张江舟水墨艺术展 武汉站

发布时间:2019-11-11 浏览次数:24次

命运墨皈 (1).jpg命运墨皈 (16).jpg命运墨皈 (15).jpg

前   言


      梁占岩、袁武、张江舟三位当代水墨人物画家集结一起,历时四年做一场走进艺术院校和艺术机构的三人展。三位画家,两位来自中国国家画院,一位来自北京画院,都是代表国家美术体制的画家,他们用作品诠释什么是“国家美学”。

      画院画家的创作,对题材的社会性、历史性和主题性的敏感,会超过很多不在画院的美术从业者。画院画家总是需要阶段性地完成一些命题创作,久而久之,会形成一种艺术思维模式,自觉或不自觉地站在国家和体制层面,去完成自己的创作,从而塑造出“国家美学”风范。这种美学风范最能够折射出现实主义在中国的命运,传统文人画在当代的命运;也能较充分地表达中国画家的“终极关怀”到底能够抵达什么层次;当然,除了表达“国家美学”这种共同意志,我们也可以通过袁武、张江舟、梁占岩的作品,看看“国家美学”在某些个人化表达十分强烈的画家的语境中,会遭遇什么样的有趣变化,看看体制化的力量又是如何同个人的天才与良知博奕和互动。

      这三位水墨人物画家,不仅同是画院的专业画家,而且年龄接近,成长的时代一致,他们三人都曾以坚决的口吻说过:“我们不是文人画家,不要用文人画的标准来看我们的画,我们要同文人画拉开距离,越远越好。”三人合在一起做这个展览,还有一个意思,就是要挑明同传统文人画的区别,展现大量的不属于文人画范畴的东西,以此来表达他们的时代性和某种面向未来的态度。他们自信在水墨人物画的创造力和表现力上,不输古人,亦无需折腰于文人画。

      他们三人的水墨人物画都有现实主义对生活的直面但又不止于此,而是从生活穿越,去掂量生命的轻和重。他们对生活和生命的关注有着各自的层次,这些层次有着互补的功能,合在一起是一个整体、一个全程,同时能完整地反映当下中国人的生命状态。他们当下的创作,代表了写实水墨人物画在今天的命运,以及从历史中一路走来,演变、扬弃的历程;他们的思考和创作,既有对写实水墨人物画传统的坚守,也有突破和否定。他们不仅是多产的画家,而且是具有创新精神的画家。他们不是激进的,但也不是保守的,他们有明确的身份意识,而且很严肃的看待自己的身份。他们代表当下写实水墨人物画的稳健力量。

      从袁武到张江舟到梁占岩,我们会看到一条生命的轨迹行进并延展于他们的作品之中,从平原到高原再到天空。同时我们也看到一条灵魂的轨迹,从生存到信仰到超升。三位对生活、对生命的不可承受之重,选择了直面与担负。在他们的作品中有大时代,在他们的作品中有大人类。他们的笔墨,大而沉实。

2017年5月9日王鲁湘于北京


艺术家简介及部分作品

命运墨皈 (14).jpg

梁占岩,1956年生,河北武强人。师从周思聪、卢沉老师。现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,国画院常务副院长,国家一级美术师。


部分展出作品:

命运墨皈 (13).jpg

△梁占岩《汉中人物造像》-3 纸本水墨  80x235cm  2019年

命运墨皈 (12).jpg

△梁占岩《平安》 200x460cm 纸本水墨 2019年

命运墨皈 (11).jpg

△梁占岩《大路朝天》纸本水墨 200x400cm 2014年


命运墨皈 (10).jpg

袁武,1959年9月生于吉林省吉林市,1984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艺术系,获学士学位,199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,获硕士学位。

      历任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副主任、教授;北京画院执行院长,2017年3月辞去北京画院执行院长之职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、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;北京画院专业画家,国家画院研究员,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。


部分展出作品:

命运墨皈 (9).jpg

△袁武《朝拜者的天空》纸本水墨设色  500X600cm  2018年

命运墨皈 (2).jpg

△袁武《心灯》系列 1 纸本水墨设色 365x145cm 2019年

命运墨皈 (3).jpg

△袁武《心灯》系列 2 纸本水墨设色 365x145cm 2019年

命运墨皈 (4).jpg

张江舟,现任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、院委、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。系俄罗斯国家艺术科学院荣誉院士。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、中宣部文化名家、文旅部优秀专家,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。


部分展出作品: 

命运墨皈 (5).jpg

△张江舟《人类图像学研究—图腾》 122x122cm 2019年



命运墨皈 (7).jpg

△张江舟《殇·戊子记忆之六》145×345cm 2010年

命运墨皈 (6).jpg

△张江舟《月光赋》240×240cm 2011年